千依的各种杂货囤

吹叶选手到位,我能吹叶吹到老

汗水比血液滚烫—7


杨凌和孙翔回到病房以后,叶秋就立刻上前询问

“到底怎么回事?"

“风心病,还有些严重,住院治疗吧,及时治疗以后就基本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”杨凌十分严肃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你现在,特别像那种泡沫偶像剧里,给主角下病危通知书的主治医生。”叶修按着刚拔了针的手,随口吐槽着杨凌。

叶修心里其实松了口气,这个结果其实比他想象的稍微好一些。

杨凌闻声挑眉看向叶修,似乎猜到了他下一句要说什么。

“先回训练基地吧。”叶修确实是担心那些人太着急会休息不好,而且,自己晕倒以后肯定有一堆记者去中国训练基地骚扰他们,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怎么能让他们分心。

“就这几天,等拿完了冠军,哥就乖乖住院,可以不?”叶修说

顺便还原地蹦了两下,证明自己已经好了,然后讨好似的眨了眨眼。

“有病就在医院好好治,没有你在我们照样拿冠军,别以为你多稀罕,切。”孙翔说完以后就有些心虚,因为谁也不敢说叶修的训练对他们没有帮助。

然后病房里几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

叶秋知道,这个人一旦做了决定,就会拼了命的去完成,就像之前为了兴欣一样,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用尽全力,不留余地。

但是他也知道,叶修对荣耀的爱有多深

场面正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个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个僵局。

是叶修的手机

“喂?”

叶修接起电话后,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,刚开始是震惊,然后是愤怒,感觉身上的血液全部都在倒流,眼睛里似乎是有火在燃烧,但还是的低吼了一声。

“中国队队员绝对不可能服用兴奋剂。”叶修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复了对方。

孙翔惊了,叶修这货居然会说英语,但是更惊的是,他居然在叶修的脸上看到了这样的表情

叶修居然生气了?怎么回事?

叶秋和杨凌已经出了病房,去开车准备送叶修去训练基地。

电话那头又说句了什么

叶修冷哼了一声,用了一种非常冷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,电话那头便不做声了。

我的队员,我自然相信。

叶修随后挂了电话,然后打给了喻文州

“前辈,警察已经来了,他们要带走张新杰前辈。”

喻文州看到叶修电话打来的时候,就清楚叶修肯定已经知道了。

听他的声音还算冷静,但是明显可以听出来语气中有无法掩盖的愤怒,还隐隐约约听到了黄少天的骂声,显然是在发火。

“别急,我马上到,把电话拿给警察”叶修回复喻文州道

说着叶修已经动身,三两下脱了病号服,露出了里面的国家队队服。

等对面传来一个外国人的声音,叶修就立刻开口道

“你好,我是中国国家队领队,在验血结果出来之前,我希望可以尊重中国队选手,而不是这样稀里糊涂的办公执法,不然最后脸上挂不住的可不是我们,您说,是不是?我会马上赶过去,在这之前,各位可以”

叶修不紧不慢的说着,脚下却没停,跑到了电梯口

孙翔跟在叶修旁边,死死咬着牙,刚刚听到了叶修和喻文州的对话,就立马打开了手机,结果第一条新闻就是

〈中国队牧师遭到举报,疑似使用兴奋剂〉


还附上了外国人对此的评论截图

“我就说!就一牧师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?”

“呵!不是用兴奋剂还能是什么?”

“我早就觉得奇怪了!”

“呵呵,中国嘛,意料之中”

“是啊,呵呵”

其中虽然也有为他们说话的,但是一眼望去,都是令人心寒发指的评论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孙翔和叶修上了电梯,一言不发,感觉有点恶心感觉憋屈的想哭。随后心里大骂自己没出息。

当事人张新杰看到了这些东西,会是什么心情?

孙翔心乱如麻,都忘了刚刚是怎么上的电梯。

然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

“别急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现在我们要是乱了马脚,挑事那人的目的就达到了”叶修的手拍了拍孙翔的背安慰道

“呵,这些人还真是够蠢,跳梁小丑,自作聪明。”叶修说着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。

刚刚从病房跑过来忽略了身体的不适,现在感觉到身上还是莫名其妙的发寒,冷汗一阵一阵的冒出来。嘴唇发白,看起来一碰就碎,但是现在的他眼神 看起来却是让人不敢靠近

电梯下降着

耳鸣和心跳声还在叶修颅腔内回响

他们每个人心中

这些荣耀都是至高无上的信仰

既然有胆量去抹黑别人的荣耀,那就要有被放在聚光灯下接收唾骂的觉悟。

评论(17)

热度(1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