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依的各种杂货囤

吹叶选手到位,我能吹叶吹到老

汗水比血液滚烫—9

叶修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,呼吸的频率跟不上喘气的速度,呛得他又开始拼命咳嗽,四肢肌肉死死地紧绷着,又麻又痛。

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!!

叶修真的非常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,影响到其他队员的休息。

可是现在似乎已经超出他的可控范围了。

“呃!……哈……嗯哈.哈…咳咳咳咳”

叶修十分费力的挪到了床边,猛的用力从桌子上推下去了几个杯子,然后整个人都脱了力一样坠在床沿,胡乱的喘着气,一堆玻璃破碎的声音顿时炸响。

这动静肯定不是不小心弄碎了杯子!

不到10秒就听到了隔壁开门的声音,随后杨凌捶起了叶修的房间门,询问到:

“叶修?没事吧!喂!”

“该死!居然把心脏病人一个人放在房间里!回去把教授辞了吧!这么蠢怎么当教授!”杨凌一边心急如焚,一边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

不知道叶修现在情况怎么样,万一严重的话,晚一秒都不堪设想。

“不能动了吗!!!”杨凌几乎是在吼

“能说话吗!!!”杨凌又问

叶修听到这一句试图回应一下,才发现现在自己只能拼命的喘气,要说的话卡在喉咙里,根本说不出来!

“怎么回事??叶修怎么了??”张新杰回来以后一直没睡着,刚听了杨凌的声音,就披了一件外套从楼上冲下来了。

“有没有叶修房间的钥匙!”杨凌都要疯了,现在房间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才是最可怕的

“去找保安拿备用钥匙!”然后张新杰就带着杨凌转身冲去了楼下

叶修听到了张新杰的声音,怕他们把更多的人叫起来,努力保持一丝清明

感觉自己呼吸的越急促,身上的肌肉绷得就越紧,脑缺氧导致的眼前浮现的黑斑就越来越浓。头没有东西支撑,半个身子悬在床外,明显感受到额头上的青筋在急促的跳动。

“哈………呼.…呼..........呼”叶修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争取每次多吸点气再呼出去。



就这样深呼吸了好久,叶修才感觉到身上的肌肉慢慢软了下来,他把自己重新撑回了床上,然后扑上面,床单浸湿了以后,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。眼睛传来阵阵刺痛,干脆闭上闭眼睛。想坐起来才发现根本没有力气

叶修自己知道,自己心脏可能早就不太对劲了,几次走路都差点晕倒,只是他一直没当回事,只以为是熬夜累的。


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在兴欣,昏倒了以后撞翻了储物间里的箱子,楼上也没人,不知过了多久等叶修恢复意识了以后,还以为是睡眠不足,特地补了两天的觉,就也没管了

叶修这么一想才发现,可能这回还真要好好查查了……

要不干脆和叶秋回国吧……别影响他们。……但是,就7天就7天啊,哥都这样了,好歹让哥摸一摸世界冠军的奖杯啊……啊……想摸奖杯……QAQ

不知是不是还是神志不清,叶修像一个15岁少年一样,心里嘀咕着想摸奖杯

等叶修反应过来自己流露出来的诡异情绪时,心里不经打了个寒颤

叶修你清醒一点……你已经不是25岁的小男孩了……




躺着让叶修感觉喘不过气



等他一通乱扭坐起来的时候

传来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,然后下一秒门几乎被砸开了一般,冲进来了两个人,不用睁眼都知道是张新杰和杨凌


叶修慢慢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,看到这两个人吓的脸白的和他都差不多了


“喂…………………你们…”


这嗓子废了。叶修感觉自己又开始发烧了…


杨凌一句话都没多说,直接上手摸起了叶修的动脉,过了一会杨凌就皱眉说到


“去医院吧,仪器这里都没有,药也还没…”


叶修的手机响起来了


“笨蛋老哥,杨凌那家伙在你旁边吧,开免提”


叶修打开了免提就听见叶秋很大声的说了一声



“杨凌!还有什么仪器需要用?你现在过来医院,要装车了。”


然后就看到叶秋发了一张清单过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您这是打算把医院搬来训练基地吗叶总。


“彩超仪就不用了!!!你买回来!放!哪!儿!”

杨凌似乎要被这一对兄弟要逼疯了

“我带着叶修一起过来,不做个全面检查不行。”

杨凌本弯下腰示意叶修,叶修摆摆手说不用“都一把岁数了要人背…脸上多挂不住”
然后自己下了床,结果站起来走了两步,眼前就黑了,脚下一软,差点摔到满是玻璃碎片的地板上。但也只是一秒,叶修很快扶住了墙没让自己砸下去。


杨凌直接一把把叶修横抱起来,手接触到叶修,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他发烫的体温,叶修也懒得反抗,倦意让他睁不开眼。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到了医院,先是打上了两瓶针水,被推车推着在医院里到处走,美名其曰,方便检查,叶修依靠着针水睡得很沉,任凭他们把各种仪器往身上招呼。


等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在回去的车上了,叶修发现自己身上贴了一堆电线还有,还挂着几瓶药还没打,现在正在打的这瓶快要见底了


“咳…咳咳咳!嗬,都不用吃饭了,光打针都打饱了。”


叶修垃圾话说完以后发现嗓子子没那么疼了, 暗暗给杨凌点了个赞。


叶秋回头拍了一下叶修,制止他继续说垃圾话,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。

这么一说,叶修才发现杨凌不在车上


“杨凌呢?”


“好像是要在医院办点事,顺便把你要用到的那   一堆   药都带回来。”叶秋在“一堆”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。有些谴责的意思


叶修摸了摸叶秋的头,说道“别担心,你哥我可是很厉害的,这点小事影响不了我拿第五个冠军!”


叶秋猛然转头,怒视叶修一眼,但看到从他这张毫无血色的脸,又顿时软了下来。


“混蛋”


叶修笑了笑,抬起手给叶秋顺了顺毛


“让你担心了,就六天,我保证。”


回到了训练基地,所有人都已经很自觉的起来开始了训练


“这么自觉啊,嗯,不错,哥很欣慰”


众人一抬头发现叶修推着输液架身上挂着一堆电线站在面前。


“靠!叶修我说你别作死啊!这样了你来训练室干嘛?!你别告诉我你还要打荣耀啊,你看到你手上还戳着一个针头没有!!”


叶修试了试,手还能握鼠标,表示很满意
然后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


“少天儿,来竞技场,哥看看你有没有进步”

众人都觉得不妥

楚云秀还是说了一句“领队,你还是去休息吧,身体吃不消的”


“哥都两天没碰荣耀了,而且我都睡了一早上了,信不信,哥这样照样虐你们”叶修挑眉笑了笑看着众人。


“来,让哥看看你们拿冠军的决心,我可是已经这样了,都给我好好打啊。”叶修随便从抽屉里拿了一个刺客的账号卡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苏沐橙默默的站了起来,把一件外套披在了叶修的肩上,是中国国家队的队服,然后拿了个账号卡在了叶修的肩膀两边敲了一下,像骑士宣言那样,只不过拿的不是剑。


然后把账号卡递给了叶修说了一句“捍卫荣耀吧,我的叶领队”


叶修接过了那张账号卡,嘴角上扬,他知道,这肯定是老板娘拿给沐澄的。



王者终将屹立于荣耀之巅








您的好友“君莫笑”已上线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修在第二次退役之前,把君莫笑的账号卡送给了果果,这里提一下

最近很忙,没什么时间更文,真的超级抱歉QAQ,然后病症请勿太过纠结,能还原现实的的已经尽力了,剧情需要,希望能理解。爱你们

汗水比血液滚烫—8

“据报道,苏黎世时间早八点四十五分,世界荣耀邀请赛官方药检结束后,中国队牧师选手张新杰,血检结果正常,并未服用兴奋剂等违规药品,对此,中国国家队现还未给出回………………”

关闭投影幕,新闻报道戛然而止

“呼……真是的!”陈果长出了一口气,随后又狠狠地把遥控板摔到了桌子上

兴欣网吧里,围观看新闻的人也都炸开了锅

“什么脏水都敢乱泼!闲着无聊啊!”

对着空白的投影幕一通臭骂之后,又开始纷纷担心起来。

“叶神是不是还在生病啊……之前还看到半决赛的时候昏倒了……”

“靠,要是让老夫知道是哪个孙子在那儿给我扯蛋!我就拿着韩文清的沙包,过去抡死他!”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人群中炸起

“魏老大!!!怎么?要去打架吗!!是去给老大报仇吗?!我也要去!之前看到新闻说老大晕倒了,是不是这个张新杰干的!”包子已经挽起了袖子,露出了肱二头肌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包子你放过张新杰吧,他已经很冤了!

张新杰:…………

奶妈心里苦,奶妈不说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〈苏黎世〉

折腾了一晚上终于回到了训练基地

“那群记者要死啊………老叶还好你心脏……”张佳乐看着叶修苍白着的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,有些想冲过去给某些记者一拳。

昨天晚上,叶修赶到了以后,张新杰被带去了验血,主办方也安排了中国队的新闻发布会,叶秋不方便露脸就呆在了车上,整整三个半小时,不同国家的记者,对着叶修穷追不舍的一个接一个轮番轰炸。

其他人被叶修叫去了大巴车上休息,说让他们好好休息,自己留下应付记者。

众人听了都不同意,包括杨凌,叶修还在生病,怎么可能应付的了那群丧心病狂的记者!

“啧啧,你们想什么呢,这些都是你们欠哥的,哥可没那么伟大啊,可都是要还的!都给我记着啊”然后就一个人带着杨凌进去了发布会。

这引起了很多记者的不满,为什么其他队员都不在?

“他们是来拿冠军的,不是来这里配合某些手段卑劣的人演相声的。”

有些记者根本不在乎叶修是否身体不舒服,问题一个接一个,有些甚至莫名其妙,看的许多中国记者和其他荣耀迷记者纷纷心疼,上前关心叶修。

叶修很认真的回答着每一个问题。

有人质疑叶修是否具有作为领队的能力。

叶修毫不在意,半开玩笑的回答着,其实自己就是个来凑数的

但是有一点叶修表现的十分坚决

他的队员,他永远相信!

不论是谁

都不能因为这些污蔑而贬低他们

叶修在他刚退出嘉世,外界对他各种恶语相向, 他看起来却毫无所谓,依旧高高兴兴的去打网游,但是在维护他们的时候却又那么不可退让,让人觉得无比可靠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叶修的声音哑了,已经感觉不到扁桃体的疼痛了,咳嗽又咳的他脑袋涨疼,咽了咽,压下喉腔的铁锈味,心知不能再这样耗下去,干脆直接装晕。

一旁的杨凌也是见过大场面的,在一堆摄像机和记者面前,以队医的名义结束了这场发布会。

叶修被扛上车吓坏了众人,叶修还没开口,杨凌就直接帮他说了一句“装的。”

他们这才放下了心

“咳……沐澄,记得和老板娘说一声,别…咳……别吓着了。”叶修的声音哑的连自己都差点没听出来。

“好”

苏沐澄看着叶修,没说话,但是眼眶悄悄的
红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在叶修的房间,杨凌捞出了听诊器,小心翼翼的听叶修的心音,确定了心脏现在情况还算正常才松了口气。(不太懂医学这方面,不知道能不能这么检查,凑合看一下吧x)

刚刚那场面实在混乱,杨凌一直提心吊胆,怕叶修心脏承受不住。

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杨凌随口问了一句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没有回应

叶修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

??!!

“叶修?叶修!”杨凌用手去拍叶修的脸,心都快停跳了

“嗯……哥……困啊……”

叶修缓缓睁眼,慢吞吞的用已经嘶哑的声音吐出了这几个字。似乎是觉得这样都疼的厉害,咽了咽,眉头狠狠皱了一下。似乎酝酿了一会,又说了一句

“……真是…嗯…辛苦你了啊,快去休息吧……咳……咳咳咳…”

叶修有气无力的咳了几声,然后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

杨凌发现他真的不了解叶修,明明以前看起来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大少爷,现在却是这样一副样子显露在他面前

“最辛苦的是你自己啊,为什么自己不好好休息呢?”杨凌没忍住,脱口轻声问了一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睡着了吧

杨凌帮他拉上了窗帘,缓缓关上了房门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扑通


扑通

扑通

“这声音怎么会这么吵…………”叶修把手覆上了胸口
想让这声音稍微小一点

扑通

扑通

胃这个时候也是非常不争气,几乎和心跳同频率的抽疼起来。

本想着干脆不睡了,准备爬起来去写战术资料,刚准备起身,才发现手脚都麻了,使不上力。

顿时叶修感觉莫名的心慌袭遍全身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沐秋……你不会这个时候来接我走吧……







汗水比血液滚烫—7


杨凌和孙翔回到病房以后,叶秋就立刻上前询问

“到底怎么回事?"

“风心病,还有些严重,住院治疗吧,及时治疗以后就基本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”杨凌十分严肃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你现在,特别像那种泡沫偶像剧里,给主角下病危通知书的主治医生。”叶修按着刚拔了针的手,随口吐槽着杨凌。

叶修心里其实松了口气,这个结果其实比他想象的稍微好一些。

杨凌闻声挑眉看向叶修,似乎猜到了他下一句要说什么。

“先回训练基地吧。”叶修确实是担心那些人太着急会休息不好,而且,自己晕倒以后肯定有一堆记者去中国训练基地骚扰他们,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怎么能让他们分心。

“就这几天,等拿完了冠军,哥就乖乖住院,可以不?”叶修说

顺便还原地蹦了两下,证明自己已经好了,然后讨好似的眨了眨眼。

“有病就在医院好好治,没有你在我们照样拿冠军,别以为你多稀罕,切。”孙翔说完以后就有些心虚,因为谁也不敢说叶修的训练对他们没有帮助。

然后病房里几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

叶秋知道,这个人一旦做了决定,就会拼了命的去完成,就像之前为了兴欣一样,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用尽全力,不留余地。

但是他也知道,叶修对荣耀的爱有多深

场面正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个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个僵局。

是叶修的手机

“喂?”

叶修接起电话后,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,刚开始是震惊,然后是愤怒,感觉身上的血液全部都在倒流,眼睛里似乎是有火在燃烧,但还是的低吼了一声。

“中国队队员绝对不可能服用兴奋剂。”叶修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复了对方。

孙翔惊了,叶修这货居然会说英语,但是更惊的是,他居然在叶修的脸上看到了这样的表情

叶修居然生气了?怎么回事?

叶秋和杨凌已经出了病房,去开车准备送叶修去训练基地。

电话那头又说句了什么

叶修冷哼了一声,用了一种非常冷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,电话那头便不做声了。

我的队员,我自然相信。

叶修随后挂了电话,然后打给了喻文州

“前辈,警察已经来了,他们要带走张新杰前辈。”

喻文州看到叶修电话打来的时候,就清楚叶修肯定已经知道了。

听他的声音还算冷静,但是明显可以听出来语气中有无法掩盖的愤怒,还隐隐约约听到了黄少天的骂声,显然是在发火。

“别急,我马上到,把电话拿给警察”叶修回复喻文州道

说着叶修已经动身,三两下脱了病号服,露出了里面的国家队队服。

等对面传来一个外国人的声音,叶修就立刻开口道

“你好,我是中国国家队领队,在验血结果出来之前,我希望可以尊重中国队选手,而不是这样稀里糊涂的办公执法,不然最后脸上挂不住的可不是我们,您说,是不是?我会马上赶过去,在这之前,各位可以”

叶修不紧不慢的说着,脚下却没停,跑到了电梯口

孙翔跟在叶修旁边,死死咬着牙,刚刚听到了叶修和喻文州的对话,就立马打开了手机,结果第一条新闻就是

〈中国队牧师遭到举报,疑似使用兴奋剂〉


还附上了外国人对此的评论截图

“我就说!就一牧师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?”

“呵!不是用兴奋剂还能是什么?”

“我早就觉得奇怪了!”

“呵呵,中国嘛,意料之中”

“是啊,呵呵”

其中虽然也有为他们说话的,但是一眼望去,都是令人心寒发指的评论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孙翔和叶修上了电梯,一言不发,感觉有点恶心感觉憋屈的想哭。随后心里大骂自己没出息。

当事人张新杰看到了这些东西,会是什么心情?

孙翔心乱如麻,都忘了刚刚是怎么上的电梯。

然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

“别急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现在我们要是乱了马脚,挑事那人的目的就达到了”叶修的手拍了拍孙翔的背安慰道

“呵,这些人还真是够蠢,跳梁小丑,自作聪明。”叶修说着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。

刚刚从病房跑过来忽略了身体的不适,现在感觉到身上还是莫名其妙的发寒,冷汗一阵一阵的冒出来。嘴唇发白,看起来一碰就碎,但是现在的他眼神 看起来却是让人不敢靠近

电梯下降着

耳鸣和心跳声还在叶修颅腔内回响

他们每个人心中

这些荣耀都是至高无上的信仰

既然有胆量去抹黑别人的荣耀,那就要有被放在聚光灯下接收唾骂的觉悟。

我叶生日快乐!!!!!!!
万千荣光换你温柔模样

汗水比血液滚烫—6


叶秋看着面前这个人,瘦了好多,病号服衬得叶修十分憔悴。头发还有些凌乱,像是刚睡醒的无辜小猫。

看他嘴唇上的血和手臂上的绷带刺痛着叶秋的心脏。

他那么在意的哥哥……

听到叶修在苏黎世昏倒还被救护车抬走的时候,脑袋都木了。

去苏黎世的航班早就没了,叶秋几乎是包了一架飞机就飞去了苏黎世,越看那些新闻心里越害怕

现在看着叶修,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心疼。

叶修看叶秋冲进来就说了一句话,然后傻傻的愣在那,眼神有点吓人

刚刚一阵咳嗽,又弄得他扁桃体发疼,还混着一点血腥味,叶修咽了咽。

“叶秋你怎么也跑来了,还用那么炽热的眼神看着哥”叶修笑道

他声音很轻,因为他只要稍微大声一点,扁桃体就像被一把针扎着一样。让叶修的垃圾话听起来都有些温柔。

孙翔一进来就听到叶修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和这个叫叶秋的人在说话(叶修:???)

孙翔立刻闪到叶秋面前,正好遮住了叶秋视线里的叶修。

叶秋看起来有些不爽,脸上的神情又变回了高冷的冰山脸。

孙翔同学则内心戏十分丰富

“这谁!?怎么和叶修长的一模一样??!woc这表……有钱人啊……那为什么叶修那么穷?难道,叶修这货是私生子?!!?!”

(叶修:???)

“你好我叫叶秋,是这人的双胞胎弟弟”叶秋自我介绍道

“哦”孙翔回应,心里又悲伤道

“原来……叶修他在家里那么惨啊,肯定是被他弟弟毫无人性的压榨零花钱,才穷成这样”

孙翔想着,对叶修投去了同情的眼神。

叶修:?????????

天,这二傻子又想啥呢?

叶秋没好气的对着叶修一阵吐槽,一边说着你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,一边打电话让人找这医院院长,说派个医生给中国队当队医。叶秋电话刚挂,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杨凌电话响了起来。

“派我去中国队当队医??”
[这里说的是英文,自动翻译中文了哈]

叶修表示无所谓

“给我们当队医又没有委屈你干嘛这副表情”叶修对杨凌说

“这谁”叶秋说

“杨凌”

“我认识的那个?”叶秋问

“嗯”叶修点头

“!…………你没给我哥下毒吧?”

“你们兄弟俩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”杨凌要哭了

“还不是因为你犯案动机充…嗯………”叶修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噎在了嗓子里。心脏好像被人突然狠狠地捏住,而且还在不断用力。

叶修狠狠地抓着心口的衣服,疼的弹坐起来,眼睛闭得死死的。

“怎么了?!”叶秋忙道

“没…呃………”还来!!叶修低下头,眉头皱的很紧,腿不自觉的蜷了起来,心脏一下一下的抽痛。头上已经见了汗

“哈……咳咳!咳咳……呃………”叶修的呼吸有些紊乱。加上咳嗽看起来似乎要断气了似的。

“哥!!!”叶秋彻底慌了

一旁的杨凌赶紧扭开了氧气瓶,把氧气罩戴到叶修脸上,放平叶修身体,捞出了听诊器

“哈……咳………嗯……”叶修十分辛苦的想要呼吸,胸口大起大伏,十分急促

扑通

扑通

扑通

好疼
又是耳鸣,吵死了!

扑通

“混蛋哥哥!!”

扑通

“老叶!”

扑通

怎么听不清?叶秋他们的声音十分模糊,心跳声却大的有些震耳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缓过了这阵剧痛,叶修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一些,等眼前能看清了以后,居然看到衣服上有些水渍,无力的抬起手往脸上一抹。

叶修满头黑线,这该死的生理盐水,搞得像他真的疼哭了一样。

可是叶秋和孙翔明显就是这么以为的,脸都吓白了,孙翔刚刚在疯狂掐叶修虎口,都快掐肿了。

叶修默默为自己的手点了根蜡。

病房里又多出来了几个医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,身上也多了几根线,还听到了心电监护仪的响声。

“混蛋哥哥你到底怎么了!”叶秋差点吼出来 ,眼眶已经红了。

杨凌对叶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不能大声喧哗

“哥也不知道啊……”叶修有些无奈,声音发虚
似乎没力气,又不忘记补一句“二翔别跟他们几个说”

“心电图打出来了没?”杨凌问一旁的小护士

小护士没说啥直接把心电图递给了杨凌。

杨凌一边拿叶修的病历本,一边拿着叶修心电图要出去

“你要去哪?要不要帮忙?”孙翔问
刚刚这人好像说要来当队医,那还是帮帮忙吧。

“那就一起吧”杨凌把病历递给了孙翔

“麻烦你了”叶修说

“不麻烦,领队。”杨凌很快进入了队医的角色,然后大步走出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遭报应了  。
被抬去医院了[衰]

看在我那么惨的份上(并不

求评QAQ

心知身处乱世,却舞惊鸿报之